德国美因茨房租
加入收藏
首頁 媒體聚焦 部門動態 鄉鎮傳真 專題報道 人文歷史 美麗河津
????您所在的位置:主頁 > 美麗河津 >
河津薛仁貴寒窯
責任編輯:admin??????點擊: ??? 2016-03-11 11:36 ??????來源:河津市新聞中心
 
猶記華年寒窯度
 
文:張娟玲
    在河津市修村東南的白虎崗上,一孔坐東向西的土窯窄小逼仄,窯內僅存一通土炕和一個灶跡。它就是薛仁貴寒窯。一千三百多年前,一個叫柳英環的女子,背棄父母家庭、奔著心儀的男子而來,就是在這里,度過了十八年的青蔥歲月。
    這樣的故事,并不鮮見。按照《紅樓夢》中賈母的說法,“這小姐必是通文知禮,無所不曉,竟是個絕代佳人。只一見了一個清俊的男人,不管是親是友,便想起終身大事來,父母也忘了,書禮也忘了……”
    的確是沒有新意,連柳英環這個名字,都顯著土氣。所以,一次又一次,與薛仁貴寒窯擦肩而過,沒有覺得惋惜。直到有一天,看到《新唐書》的薛仁貴傳中,一開頭便是:
“薛仁貴,絳州龍門人。少貧賤,以田為業。將改葬其先,妻柳曰:‘夫有高世之材,要須遇時乃發。今天子自征遼東,求猛將,此難得之時,君盍圖功名以自顯?富貴還鄉,葬未晚。’仁貴乃往見將軍張士貴應募。”
    原來,她奮不顧身的愛情豪舉,不是少女的盲目。她夫貴妻榮的圓滿結局,也不是單純的幸運。雖然生卒年月無考,籍貫名字不詳,雖然在丈夫的耀眼光芒下,只是一個模糊的陪襯,但這個原本普通的女子,卻因識得“高世之才”懂得“遇時乃發”,被無數的后人稱道和艷羨,連一代文壇宗主歐陽修,也在惜墨如金的煌煌正史上,為她留下了這樣一縷纖細而明亮的印痕。
    那時候,她還是一個富家小姐,被父母嬌生慣養著,每日流連在瑤琴寶鼎之間,徜徉于畫欄曲屏之中。家里的長工短工來來去去,但都與她沒有什么相干。直到有一天,無意中瞧見在院中掃雪的長工薛仁貴。
    薛氏在南北朝時期亦為大族,薛仁貴的六世祖就是南北朝時期宋朝大將薛安都。雖然經過南北朝和隋末戰亂,薛氏家族日漸衰敗,但到了薛仁貴父親薛軌辭去隋朝襄城郡贊治的時候,薛家尚可以田產為生,算得上當地的名門大戶。只因連續遭遇了家中失火和汾河暴漲侵占田地之禍,父親憂勞成疾郁郁而終,才導致家境困窘。
    這些都是柳英環聽說的,她還聽說薛仁貴習文練武,智勇過人,今日一見,果然英氣勃勃,清新俊逸。一個落魄的青年才俊,一個如花的妙齡少女,如何從私贈棉衣到傾心相許,自不必說。柳家的父母,卻無論如何不肯相信,他們捧在掌心的女兒,會看上一個一無所有的長工。是的,薛仁貴和別的長工不一樣,他臂力過人,干活又不惜力氣,他們對他原是有些喜歡的,但牽涉到女兒一輩子的幸福,這一點喜歡即可成了厭棄,在他們眼里,只有門當戶對的婚姻,從容優裕的生活,才是女兒幸福的保證。薛仁貴能給她什么?流言?冷眼?等著看笑話的人?他們激烈地反對、規勸甚至打罵,希望以絕情挽回親情,希望女兒能夠低頭轉身,但末了只換來一句“非卿不娶非君不嫁”的誓言。
    柳英環知道父母是為她好,可世間只有一個薛仁貴呀,只有這個男人才能讓她崇拜、信賴和安心,一無所有怕什么,我們有的是力氣,有的是時間。她懷著一點愧疚,在父母無奈悲涼的注視下,選擇了薛仁貴。他們在村后的土崖上挖了一孔土窯,就在那里成了親。每天,薛仁貴出去做活,柳英環就在家里紡線織布做針線,薛仁貴去汾河灣打雁,柳英環會跟著去挖野菜。有月亮的晚上,薛仁貴會在窯洞前練武,天氣不好的時候,會在昏黃的燈光下讀書,柳英環守候他身邊,會不自覺地微笑,這個鉛華洗盡的女子,在自己的幸福里沉醉。
    因為年輕,因為愛情,生活中的苦不僅得到稀釋消解,而且顯得有種詩意。
    可是有一天,薛仁貴卻與她商量,要遷移祖墳,改一改風水。那是貞觀十八年,薛仁貴已經31歲了,他覺得自己應該振興家業,給柳英環一個更好的生活。柳英環不相信風水,卻相信他們是到了該改變的時候了。
   七世紀的初唐,國力強盛、政治清明。太宗李世民開疆拓土,“頒大唐正朔于海外”,出征的號角和凱旋的鑼鼓從未停止。立功回朝的將軍不僅可封侯拜爵,太宗還命閻立本在凌煙閣內描繪了《二十四功臣圖》,以為人臣榮耀之最。“男兒何不帶吳鉤,收取關山五十州。請君暫上凌煙閣,若個書生萬戶侯。”李賀《南園十三首》就體現了尚武任俠的初唐氣象。
    薛仁貴原本就是將相之才,寒窯豈是他的久留之地?他應有自己的遠方。于是,柳英環對他說出了那一番著名的話。于是,薛仁貴應募從軍,從一個絳州龍門的長工,走向金戈鐵馬的戰場,走出了隆重顯赫的人生。
    《舊唐書》、《新唐書》、《資治通鑒》等等,詳細記載了薛仁貴40年出生入死幾無敗績的卓越功勛。“三箭定天山,一戟安社稷”、“神勇收遼東”、“一帽退萬敵”,一個個輝煌的戰績,足以讓民間把他傳成了神。歷代帝王更是不吝贊美之詞。唐太宗說:“朕舊將并老,不堪受閫外之寄,每欲抽擢驍雄,莫如卿者。朕不喜得遼東,喜得卿也。”唐高宗不僅贊他的勇:“古之勇猛者,無一人可敵卿。”也嘆他的忠:“賴得卿呼,方免淪溺,始知有忠臣也。”唐玄宗對他的兒子說:“卿父勇猛罕見,古之未有。”連宋太祖趙匡胤讀書讀到到薛仁貴,也說:“此人,猛焊一矣。”
    如果不是柳英環,如果沒有她對世事時局的準確判斷,沒有她對人內心需要的洞悉,沒有她寧苦守寒窯也要送夫從軍的決斷,薛仁貴當然還是薛仁貴,但還會是那個大唐虎將、戰神薛仁貴嗎?而相對越到后來越光彩奪目的薛仁貴,柳英環更多的,卻是因苦守寒窯紅顏凋零的凄涼留在歷史的煙靄中。盡管無論史實還是演義,都給了他們一個苦盡甘來大團圓;盡管在距寒窯數十步的“白袍洞”里,柳英環與薛仁貴并列共饗。但到底有些什么,讓人意難平。
    當年,那個飛蛾撲火一樣奔向愛情的女子,為的是相惜相守地老天荒。她原本以為單衣薄履、吃糠咽菜就是苦了,不知道真正的苦日子,要從她鼓勵丈夫從軍的那一刻才開始。
    生活漫長嚴酷,即使社會進步到今天,一個單身女子帶著孩子生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何況一千三百多年前,何況一個既失去娘家援助又難以得到丈夫訊息的女子。朝朝暮暮變成了佳期如夢,柴米油鹽里再也沒有詩情畫意,所有的委屈只有硬生生地吞咽下去,不僅不能指望有人心生憐憫,還要將凄風冷雨偽裝成尋常煙火。戲曲里都說,柳英環苦守寒窯十八年,才等到薛仁貴衣錦還鄉。從薛仁貴年譜來看,應該不是虛言,因為從644年應募從軍,直到662年以三箭定天山,薛仁貴幾乎連年征戰,應是沒有機會回鄉的。
    都說人生如戲,不,戲比人生好過的多。在戲里,一舉手,一投足,一段唱詞,就是一生。十八年,不過是抹一把眼淚,再開懷一笑,可以預知,可以排演。可人生里的每一個日子,是要一分一秒地熬過去,而且誰也不知道,這樣的日子會在什么時候、以什么樣的方式結束。
    相思始覺海非深,可相思令人老啊,寒窯之內,望夫亭上,柳英環會不會“悔教夫婿覓封侯”?當年與君生別離,不是沒有想過“道路阻且長,會面安可知”;不是沒有想過“浮云蔽白日,游子不顧返”;不是沒有想過“當你鮮衣怒馬,我已滿目滄桑”,為什么不留下他,攜手度過哪怕清貧卻平凡的日子?
    還是因為愛吧,我愛你,就不忍束縛你,委屈你,只有選擇成全你。如果這是我的命運,就讓我坦然接受吧,像當初義無反顧地奔向你。如果選錯了,就讓我為這個錯負責到底。她記著他臨走的不舍和囑托:“努力愛春華,莫忘歡樂事,生當復歸來,死當長相思。”他奔赴的,原是兩個人共同的前程,那是將生死置之度外的盟誓,她相信自己的眼光,也相信那個男人的擔當。
    只是沒想到,從凄風冷雨的寒窯,到并列共饗的白袍洞,不過數十步之遙,他們卻走了十八年,如何能不令人惻然。生活的真相往往如此,也許只有在戲里,才能有那樣完美的愛情——永遠風和日麗地幸福下去。
    千百年來,關于他們的故事在民間廣為流傳,元代以來的戲曲舞臺上,關于他們的奇聞軼事更是數不勝數,《白袍記》、《汾河灣》、《薛仁貴衣錦還鄉》、《薛仁貴救駕》、《薛仁貴傳奇》等,久演不衰。這樣的熱鬧里,自然免不了夸張和溢美,免不了各取所需為我所用的功利,但又何嘗沒有厚道和慈悲。最喜歡《薛仁貴擔水》里,柳英環在井邊打水,薛仁貴騎馬歸來,夫妻闊別重逢決定回家時,薛仁貴去牽馬,柳英環卻把他攔住了:
    “這水桶誰擔呢?”
    “你擔來的么,你還擔著回去呀。”
    “咱一同回家,我擔著水桶,叫街坊鄰居看見,一定要說,薛仁貴出外十幾載,今日回家,還叫他妻子擔著水,真不知人情,不懂禮儀,你的臉面往哪放?”說著她就擔起了水桶,薛仁貴趕緊把水桶接過來,高唱著“平遼王擔水桶……”回家去了。多好啊,經過歲月的磨礪,戰爭的洗禮,她還是那個活潑靈動會撒嬌的女子,他也還是那個憨厚樸實慣著她的男子,彼此仍有一顆柔軟敏感懂得珍愛的心。
    這是戲文,可也不是沒有根據。在《舊唐書藝文志》里,收有唐高宗總章二年(669)年薛仁貴編撰的周易《新本注義》十四卷。在書中,他提出了“立天之道,有陰有陽;立地之道,有柔有剛;立人之道,有節有義。”這個有節有義的男人,早已見慣了生死,所以更能體諒生活的不易。猶如他自己,“功名只向馬上取”,聽起來豪邁昂揚,可一將功成萬骨枯,他去的地方,是“瀚海百重波,陰山千里雪”,“古來征戰幾人還”哪里是詩人的夸張,連英武蓋世的太宗,也不能不提筆記下《傷遼東戰亡》的慘烈。魯迅先生在《中國小說史略》中,將頻頻出現在歷代小說中的武將列舉一番,“其于勇武,則有敘唐之薛家、宋之楊家及救青輩者,……盛行于里巷間。”薛家將,就是由薛仁貴及其子孫五世十四人歷時200余年創造的傳奇。
    如果不是他,這孔淺淺的窯洞,早就湮滅無聞了。如果不是他,又有誰會記得一個叫柳英環的女子,曾在這里度過了她最好的年華?
    這樣的男人,值得寒窯里的柳英環微笑著說一聲“無悔”吧,可如果他沒能回來,守望就一定是荒唐的嗎?
    寒窯已無柳英環,我們也無從相問,她隆重盛大的愛情幾成絕響。據說農歷三月二十是薛仁貴從軍的日子,每年的這一天,他的家鄉修村會舉辦隆重的廟會紀念。在寒窯,人們會透過兩扇斑駁虛掩的木門,望一望里面的斜風細雨春光秋月。也許,他們找尋的,只是一個叫做愛情的夢。
 

??相關鏈接
河津:對接“一帶一路” 帶動縣域經濟發展 ( 2018-03-29 )
在建設大運城中書寫河津文章 ( 2018-03-29 )
河津:患者感激送錦旗 慈善活動暖人心 ( 2018-03-29 )
河津市民政局開展清明節祭掃烈士陵園活動 ( 2018-03-29 )
河津市陽村至城區道路工程加緊土方施工 ( 2018-03-29 )
河津市啟動礦山企業專項整治 ( 2018-03-29 )
  圖 片 新 聞
  本 網 推 薦
河津:對接“一帶一路” 帶動縣域經濟發展
河津:患者感激送錦旗 慈善活動暖人心
河津市民政局開展清明節祭掃烈士陵園活動
河津市陽村至城區道路工程加緊土方施工
河津市啟動礦山企業專項整治
河津市在太原召開在外務工青年座談會
河津市提高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標準
河津:地膜覆蓋助力農民發藥“財”
  本 網 最 新
河津:對接“一帶一路” 帶動縣域經濟發展
在建設大運城中書寫河津文章
河津:患者感激送錦旗 慈善活動暖人心
河津市民政局開展清明節祭掃烈士陵園活動
河津市陽村至城區道路工程加緊土方施工
河津市啟動礦山企業專項整治
河津市在太原召開在外務工青年座談會
河津市提高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標準
本網站由河津發布網版權所有 晉ICP備15004374號
主辦單位:河津市新聞中心 地址: 河津市泰興東路1號市委大樓 聯系電話:0359-5060819
德国美因茨房租 福建时时开奖11选5 时时彩后三7码复式多少组 19彩彩票 麻将怎么胡牌 打彩票怎么打 最新版百人棋牌 彩1app 时时彩群 四川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走势图教程 飞艇有什么公式 稳赚不赔的创业项目 psv最好玩的游戏排行 红牛娱乐怎么样 足球90分钟纯比分 双方达成协议书范本